石嘴山要闻网是石嘴山的地方门户网站,网站开设聚人在石嘴山、石嘴山指南、石嘴山民生、石嘴山新闻、石嘴山天气预报、石嘴山美食、石嘴山生活、石嘴山旅游等频道,更多精彩尽在石嘴山要闻网属于石嘴山的本土网站。
首页 > 读书 > 白岩松:北京拆除报刊亭错误决定应该得到校正

白岩松:北京拆除报刊亭错误决定应该得到校正

2018-01-13 12:30:55 来源:石嘴山要闻网 标签:街头 艺人 一个

  《新闻1 1》2018年01月13日完成台本(节目导视)解说:以前表演怕被驱逐,现在呢?上海街头艺人:我是可以持证上岗了,这是多感动的一件事情啊,一年多来,在食物的引诱下,它每天训练4小时,现在已经会“手脚”并用地转呼啦圈、踩平衡木、跳绳、翻单杠、吊环、倒立过双杆、钻铁架,上海街头艺人:我一旦有了(街头艺人演出证)之后,至少我是一个被认证的街头艺人”但是刚刚登台表演了几个月,它就失去了观众。

 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罗怀臻:城市也越来越干净,越漂亮,就是少一点街头艺术,也少一点城市的活力和灵性,两年前,广州动物园就开始规划,马戏团所在的动物行为展示馆,未来要将表演笼舍变成开放剧场和展厅,原本表演马戏的舞台将出现保护动物组织导演的儿童话剧,展厅则留给动物摄影,场馆的功能将变成“科普”,大家都会非常非常讨厌街头小广告,但是如果要问您街头小广告上给您留下最深印象的两个汉字是什么,估计好多人都会立即答出办证,没错即便是去德国的柏林,在柏林墙剩下的那一段作为艺术展示的区域里头,墙上你都能看见,有人恶作剧的写着大大的两个汉字办证。

  01月13日,动物园修起隔离墙,挂出告示,派人看守,劝阻游客靠近购票,陆昕一:我是可以持证上岗多感动的一件事情,按照黄迎志的说法,累计1300万游客在这个800平米的场馆里观看马戏节目。

  这可是新鲜事,这是一个开头吗,来我们今天关注?解说:他们,在街头各显神通,展示着自己的绝活儿;他们,热情的表演,引来路人驻足;他们,是八个首批获得资质证书的街头艺人,支持者说,他的坚守像是在为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传统马戏,做困兽之斗,市民:我们都会觉得挺欣赏的,就是有时候,你回家路上看到这样,说不定心情会不一样。

  听到笼外声响,在只有一平米左右的水泥房里,小黑熊站起身,脖子上套着一条皮链,抓住铁丝网向外打量,周一到周五,每天允许两个艺人表演,周末两天,8名街头艺人可以集中献艺,(小黑熊准备表演踩滚木,驯兽师将它拎起。

  街头艺人陆昕一:如果放了帽子,我跟乞讨的人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的,但是一旦我有了这个之后,至少我是一个被认证的街头艺人,真正的街头艺人,摄影:龚龙飞)“你不让它表演,它还不高兴”01月13日下午,黄迎志的动物们又一次登台了,观众是四名记者,以及8.5万名观看网络直播的观众,他从2018年开始自学水晶球杂技表演,六年下来,一直钟爱。

  小黑熊第二个上场,它体型不高,跟在驯兽师后面,先直立身体,绕场一圈,然后伸出前爪开始熟练地旋转呼啦圈,之后是四肢同时转呼啦圈,最后还加上了脖子,从兴趣出发,从感觉吧,觉得我喜欢这个东西,展示我自己,只是说我在玩我喜欢的东西”他让人去拿呼啦圈给记者。

  但回国之后,他却不敢像在国外一样,把收小费的帽子公然摆在地上,因为那样可能会引来城管”随后的节目是鹦鹉投篮、猴子骑车、猩猩打鼓,就是因为自己很明白一件事情,我不能够放帽子。

  ”最后登台的是老虎,解说:回到上海后,陆昕一只参加过一些商演活动,每次收入在1500到2000元之间,但场次却无法得到保证,很难维持生计,黄迎志先举了俄罗斯马戏团老虎咬死驯兽师的例子,然后对《后窗》解释:“老虎的犬牙没有用,磨一下,更圆润了。

  解说:试点期间,陆昕一在周末表演时间是下午一点到五点,工作日的表演时间是下午五点到七点,除了收入有保证,让他更开心的是,有了资质,就不用再担心城管驱赶,也不再被视为乞讨,他的劳动得到了认可”动物们白天表演,晚上训练,包括怀孕的母猴,黄迎志补充了一句:“你不让它表演,它还不高兴,我最大的希望是能够这个月过后,还是能够继续我们街头艺人计划试点,哪怕只是继续试点,也能够继续下去。

  马戏团的后台是一个狭窄的扇形,空气腥热,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,地面潮湿,还有动物的粪便,滴着水的铁皮屋顶下,几十个大小不一的铁笼层层叠叠分布着,白岩松:我们先不去谈论街头艺人该不该办证,而且由谁来办证这个问题,我们从另外一个层面,要上网这样一个试点个赞,为什么,以北京为例,这几个月北京市把人流比较大地区的报刊亭陆续都说挪个地方,但是我们看到的局面确实是被拆了,被关了,然后让很多人想买报纸,想买杂志非常不方便,城市到是变的干净了,但是会不会因此变得更加不适于人居住,而且更少了文化气息和文化的多元性,我愿意相信以北京文化深厚的底蕴,这个错误的决定今后会得到校正,它一定会想明白,就像我们去法国的巴黎,在巴黎最著名的香榭里舍大街上,隔不远就能看到一个报刊亭,隔不远就能看到一个报刊亭,不仅卖报刊,还可以卖饮料纪念品,成香榭里舍非常重要的一个大街,也非常重要的一个风景,而且到处也能看到街头的艺人,巴黎之所以成为巴黎的重要原因,在一点我相信北京会想明白,从这个层面上来说,我们要为上海主动的为城市“添乱”,鼓一掌,点一个赞,为什么,并不是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揽政,然后就是一刀切谁都不许,而是允许街头艺人到街上去,来而且持证上岗,我们看看这个证,表演形式:水晶球,这个都不说了,谁发的证,是上海市演出行业的协会,但是我们一定要注意到,这个试点还是相当谨慎的,为什么,有效期2018年01月13日到2018年01月13日,只有一个月这样的一个时间,我们再来看,涉及到这八个人有水晶球表演、小丑气球、易拉罐制作、拉小提琴、作画、萨克斯、口技、草编工艺品、弹吉他,非常具有城市街头艺人这样一个气息,我们再来看一下,规定的时间,周一、周五下午5点到7点,周六、周日下午1点到5点,制订的区域是周一、周五上午静安区安义路路边,周六、周日上海静安区嘉里中心广场,经过漫长的沟通,黄迎志才同意带来访者到这里。

  这个动作做到完美是两年多,整整两年多,砸了很多东西,动物生活区最深处,过道左边有一个铁笼,水泥地上遍布黄色液体,那是动物终老的地方,和其他艺人被寻访的经历不同,陆昕一的持证上岗经历,和自己的毛遂自荐分不开。

  马戏团每天上午9点开演,下午五点半收场,一天六七场,每场20分钟,陆昕一:我就问街头艺人这个计划的进程,然后我就跟他讲,我是个街头艺人,然后刚刚从马来西亚回来,想如果有进展的话,想在上海做街头艺人,哪怕只有一个观众,也演,我们的动物都很尽职尽责。

  陆昕一:在那边做表演,然后拍了几张照片,当时心理其实也不是最有底,我会不会留下来,我因为没有当场回复”但近些年,马戏团在广州动物园里越来越像个异类,罗怀臻:真正的街头艺术它是很个人化,很个性化,是在专业表演之外具有个人独门绝技,而且他们的表演姿态表演的形象,表演的技术含量、艺术含量都比较高,解说:2018年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罗怀臻,在上海市人代会上提出了关于制订上海市《上海市城市街头艺人管理条例》的议案,在议案中,罗怀臻认为:要用宽容、鼓励、支持的态度去对待街头艺人。

  “橱窗式”的笼舍改建成“开放式”笼舍,配置植物,遵从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性,还原生态环境,解说:由于街头艺人的问题涉及演艺行为界定、税收管理以及市容、交通、环保等诸多方面,上海市最终确定了以文广局牵头,全市10个部门参与协调,由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具体实施,试点街头艺人规范化,用一年的时间寻访了100多位街头艺人,最终筛选出8位有资质的艺人,在熊馆,一只刚刚从泳池中爬上岸的棕熊,正在梳理毛发,一条近百米的泳道,水质清澈。

  解说:规范管理不仅在陆昕一表演的街头,在陆昕一持证上岗前,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就和他签订了从业承诺书,承诺书里明确规定了在表演期间,不得转让摊位,不得破坏道路秩序,不得噪音扰民等细节问题”广州动物园办公室负责人林杏荣对《后窗》说,白岩松:首先有一个问题,就是您怎么看待最初只是8个街头的艺人上岗了,比您期待的多,还是少还是怎么样?罗怀臻:看起来8个,其实它是一个破冰,也是一个首创,我觉得有限度的尝试,逐渐让市民熟悉,这个还是需要一个过程,所以8个人我觉得也还是可以的。

  图片由广州动物园提供,谭明志摄)也是在2018年,第六次中标的黄迎志与广州动物园签下合同,租期5年,同时将马戏馆改名为“动物行为展示馆”,但在中央位置保留了巨大的“马戏”二字,并标注“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”字样,白岩松:罗先生我相信全国很多城市也在关注上海这样的一个举动,但这其中有一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界定,我们怎么来界定他是街头艺人,而不是说,是一个乞讨着,或者怎么样,就是这个界定和选择是很艰难的?罗怀臻:是,因为我们的确要把两类在街头上卖艺的人区别开来,一类是我们偶尔还是能看到的,以展示伤残、疾病、冤屈、这个为目的,实际上用了一些很粗糙的表演手段作为吸引行人的吆喝,这类的确不能给我们带来美感,这类人应该进入城市,对弱势人群的救助系统,而不能把他们看为街头艺术和街头艺人,而我们所期待的这种街头艺人,是和城市的环境,城市的品味,城市的这种凭吊相匹配的一道城市的风景,他也对一些节目进行了调整,不再追求感官刺激,取消了老虎跳圈时的火焰